江苏快三

第一百四十六章 威逼与拷问

小说:城战系统 作者海哥栗子 更新时间:2017-03-01 04:26
刑云一路走到了胡同最里面的那间房门前,抬手有节奏的连敲了七下,不一会,房门打开,他一闪身钻了进去。星辰▲小说网▲www.XINgchEnxS.CoM

马乐见状,一纵身跃下了房顶,绕到了那栋平房后身,蹲在窗沿下听里面的对话。

“小云,你怎么又来了?”从屋内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和我接触的太频繁么?万一被跟踪了怎么办?”

“舅舅你太小心了!”刑云笑道:“过了这么久,警察都以为你逃到外地了,早就放弃了对我们家人的监控。哝,这是我给您带的甜食,有您最喜欢的黑巧克力和曲奇……”

“罢了……”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,不过这次明显柔和了许多:“你小子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是不是上次的招式没学够啊?”

“我正是来说这件事的!”刑云道:“舅舅,你那奇特的武技是从哪里学来的?有没有同门什么的?”

那老者听闻一愣:“不是要你不要多问么,什么同门?这是我自己悟出来的招数,哪里有门派?”

刑云不解道:“可是,今天我遇到一个人,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招式,说他也会,与您是同门!”

“你打给别人看了?!”那老者听闻明显有些生气,刑云急忙辩解道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与他切磋,怎么也赢不了,最后一时情急没把持住……话说那可真是个高手,不但身手好,力量也极强,卧推一百八十公斤完全不费力!”

“力量过人,还能一眼认出我的招式……”那苍老的声音沉吟了一下:“不好,快,得赶紧离开这!你八成被跟踪了!”

“不可能,你太多疑了舅舅……”刑云笑道:“我来的时候特别小心,绝对没有人跟踪……”

“哗啦”一声,刑云的话音还未落,平房的后墙突然破碎倒塌,从尘土中钻出一个瘦小的男人,正是化身为赵仁凡的马乐!

见到如此变故,刑云二话不说直接挡在老者身前:“舅舅你快走!”

马乐哪有心思管他,抬手一把将他推飞,这货虽然强壮,终究抵挡不住非人的怪力,咚的一下撞在墙上,弹到地下便一动不动昏死过去。

而那老者则微眯双眼,一骨碌身从床底下取出一杆土制霰弹枪,对着马乐连扣扳机。

砰砰枪声连响,对于在现实世界会被严重削弱的普通冒险者,这种抵近射击还是很危险的,但马乐偏偏就是个奇葩,这货顶着钢砂火星上前一步,一把卡住那老头的脖子,将他按在墙上。

“说,你是什么城的,什么级别冒险者!”马乐厉声问道。冒险者在现实中相互击杀是会得到奖励钥匙的,可以说现实世界就是冒险者之间无差别狩猎的大舞台。好不容易在这里逮到一个,又是个在逃要犯,马乐岂会放过这个机会,击杀与否暂且不论,信息情报还是要先套一套的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那老头子被卡住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,马乐微微皱了皱眉,手上传来的触感十分绵软,仿佛稍稍加力就能捏断对方的脖子。就算在现实世界遭到削弱,这个冒险者体质也太弱了吧!

马乐下意识的扫了扫这个老头,出乎意料的是,奇迹徽章上竟然显示出了详细信息!难道这老头子压根就不是冒险者,自己搞错了?!

意识到这点的马乐一愣,手下力量一松,那老头跌落在地上。而就在同时,他身后的地面突然隆起碎裂,从地下窜出一个端着奇异枪械的矮胖身影,对着马乐的后心就是一枪!

嗖的一声,这枪械射出的并非是实弹,而是一道淡蓝色的能量流,那东西威力奇大,命中马乐的后背后便闪耀起奇特的光芒,以极快的速度分解身体组织!这痛苦让马乐也难以忍受,后腰一挺,仰天惨叫起来。

不过马乐的防御特长可不是白叫的,这枪械特效霸道威力强大,却终究没法一击秒杀他,只是把后背的一块皮肉分解击碎而已。马乐吃了这一击,愤怒地回过神来,直奔那矮胖子冲去!

那胖子一看不好,连忙再扣扳机。不过这次马乐有了准备,一错身躲开了攻击,矮身欺近敌人。他现在是赵仁凡的体格,身材比那矮胖子不高,直接低头撞进了他怀里,伸手一扳那把怪枪,腕子一抖就夺了过来,随后掉转枪口,抵在了被撞倒在地的胖子头上。

“别乱动!你自己的武器,威力你最清楚!”马乐忍着剧痛咬牙威胁道,在他的身后,之前打空的那一枪击中了平房的土墙,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硕大整齐的空洞,透过空洞可以看到,沿着能量流发射的方向,砖堆,木门,晒着的衣服,堆放的柴火,相继都被波及,被烧出了一串沿着弹道的笔直痕迹。

“兄弟,别开枪,误会,都是误会!”地上那矮胖子惊叫道,刚刚短暂的交锋已经让他意识到,眼前的男人绝非他能匹敌的,现在只有投降求饶一途。

“给我一个不宰了你的理由!”马乐冷哼一声,“刚刚那一炮可打得我不轻啊!”

那胖子一愣,讪笑道:“大哥,是你无缘无故闯到我的藏身地的吧,我那完全是正当防卫啊……你要是想要钥匙,直接动手倒也痛快,问这个忒不爽利!”

这胖子倒是聪明,从马乐刚刚的一句话中就判断出,对方并非是为了杀人越货来的,联系之前的信息,对方多半是无意间得到了与自己相关的线索,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好奇心使然。

这倒是让他猜对了,马乐被这么一说反倒愣了,随即摇了摇头笑道: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就变成钥匙吧!”说着,他就作势要扣扳机,那胖子一闭眼,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,但从他额头上渗出的豆大汗珠看得出,这货还是相当怕死的……

马乐看着他的模样,笑了笑,撤掉了枪,一把拉起这个胖子往墙角一丢,摔得他哎呦一声。而马乐转身走进了厨房,不一会,就捧着大把的厨具回来,哗啦一声摊在了那胖子面前。

胖子不解的看着马乐,突然觉得脖子一凉,一把菜刀已经插在他左边颈动脉旁边的墙上,锋利的刀刃几乎贴着他的脖子,甚至还划破了一层油皮。

“我小时候很淘气,所以老爸经常修理我……”无视了那胖子疑惑和惊恐的眼神,马乐自顾自的说起故事来:“久而久之,我也摸清了他的脾气,如果我犯得只是小错误,那么只要他一瞪眼,我就乖乖坦白求饶,一般也就没什么事了。但相反,如果我犯的是大错误,或者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那么就算坦白也要挨一顿胖揍,所以这时候我都会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来,仿佛自己根本就是清白的一样。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会被轻易识破,但是偶尔演技好的时候,倒也能蒙混过去,躲过一顿劈柴炖肉……”

胖子听着马乐的叙述,头上的汗珠更多了,他暗暗咽了一口唾沫,突然觉得右侧的脖子也一凉,另一把菜刀也“安装”完毕,与前一把组成了冰冷的枷锁,将他卡在原地。

“说吧,你在隐藏什么?”马乐顺手拿起了一把剪刀,上面粘着的鳞片和传来的阵阵腥气告诉他,这个胖子昨天的晚餐应该是鱼。“伙食不错啊,我倒不介意看一看,那条鱼消化的怎么样了!”说着,马乐把剪刀在这胖子身前比划起来。

“我真的什么也没隐瞒啊……”胖子这回几乎是哭嚎出来:“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,我又不认识你,能隐藏什么,求求你放过我吧……”

“还嘴硬是吧?”马乐笑了笑,拿出了一个铁盆,用手指咚的一声,在上面戳出了一个洞,然后用力搅了几下,把那个洞扩松了一点,再把手指拔出来,拿起那胖子的手,把他那短粗肥硕的手指顺着马乐戳洞的方向给塞了进去。

胖子的手指比赵仁凡的自然要粗许多,塞进去之后卡得严严实实,马乐戳破铁盆时撕裂的铁片断茬也紧紧地勾住了胖子手指上的肉。这就好像把手指伸进了一个满是倒刺的洞里,只能往里插,不敢往外拔。

马乐拿起铁盆甩了甩,胖子的手指头吃痛,也只能跟着一起运动。马乐笑道:“你可以想像一下,如果我就这么猛地一拉!你的手指头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说着,马乐真的作势欲拉,吓得胖子浑身一哆嗦,几乎带着哭腔求饶道:“大哥啊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求求你干脆杀了我吧……”

“杀了你太简单了,没意思……”马乐摇了摇头,随即看到了胖子脖子两边的菜刀,笑道:“你也不用考虑自杀,反正我有空间里带出来的灵药,致命伤也能给你救回来……不过我量你也没这个胆量,还是招了吧!”

“大哥啊,不带你这么不讲理的……”胖子哭着道:“平白无故闯进我的家,自说自话的认定我身上有秘密,然后就要折磨我……你就没想过是你猜错了么?”

“重点不是我猜的对不对,而是我已经认定你有秘密了!”马乐笑道:“我本来就是因为好奇才来的,现在没满足好奇心,你就想让我走?所以你必须说一个出来,就算是编,也他妈给我编一个像样点的!如果我不认可,就他妈给老子重编!听明白了吗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