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快三计划全天人工计划

第651章 不是冲动是暴动

小说:校花的金牌保镖 作者无赖人生 更新时间:2017-03-01 12:45
两个人在书室里呆愣了半晌,林慧雅轻叹道:“可惜了,好不容易找到,竟然没有任何记载。会不会是朝迁棁干的?”

张少宗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,就算是他干的我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。”

“既然没有,那我们回去吧。”林慧雅道。

“不……再找一找有关于万象螺的记载。”张少宗并没有同意。

“万象螺不是罗浮宫的东西,这里哪有什么记载。”林慧雅没好气的道:“我看懿兰好像对万象螺知道的比较清楚,不如去问问她。”

“她知道?”

“嗯。”林慧雅点头道:“你在跟元飜比拭的时候,她说了很多关于万象螺的事。”

张少宗将手中的书一放,很干脆的道:“那就走吧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“你问我了吗?”林慧雅没好气的堵了一句。

张少宗在门口停了下来,笑着问看守的长老,“长老,不知朝师叔最近可否有来这藏书室中?”

“没呢。”

听到这人的回答,张少宗没有再继续问下去,跟着林慧雅一起走了。边走边道:“如果不是朝迁棁将这一页撕了的,真不知道是哪个生儿子没*,断子绝孙的人干的这丧尽天良的事情。

林慧雅眉对微微一皱,气道:“你说话能好听一点吗?”

张少宗尴尬的咳嗽了两声,一边与林慧雅谈谈笑笑,也不觉得有了多少时间,便是来到了镂月锋,找到了懿兰,不过裁月云也在。

懿兰对坐着在面前的张少宗问道:“你们来找我,有什么事?”刚才她还在和裁月云两人谈论张少宗的事情,现在张少宗就找上了门,倒是让她有一些愕然。

“没什么重要的事,就算我有事,你也不会告诉我。”张少宗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“我们来找你,只是想从你这里知道,有关于万象螺的事情。”

“你有什么事,我又不知道,我怎么告诉你。”懿兰辩驳了一句,“万象螺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,我只知道这是元家护家的一门武器。”

“你不说的理由有很多,我不信也得信。”张少宗淡淡一笑,道:“万象螺有什么用?”

“你亲身体验过,应该比我更清楚。”懿兰不想再跟张少宗打哑谜,再这样说下去,只怕张少宗肯定会想办法问出破绽。

张少宗微微皱起眉头,看了一眼林慧雅。

林慧雅无奈的耸了一下肩,道:“懿兰,你真的不知道万象螺吗?可是在他比拭的时候,你好像对万象螺很了解似的。”

“万象螺就是改变万象,这个好些人都知道,就是月云也知道。”懿兰道:“但是你们肯定要问万象螺是怎么练制的,用什么力量练“我感觉这万象螺有穿插的力量,好像把别的地方的景象幻出来。”张少宗道:“其中有一处景象我感觉很熟悉,像是我曾经走过的那一片森林。”

“万象螺本来就是幻化万物之象的,至于你说的,我们都不清楚。”载月云摇了摇头,道:“你有时间研究这万象螺倒不如好好的调息自己的身体,以应对你和镇猊骥即将来到的一驰峰之战!”

看来万象螺也不能找出他心中想要的答案了,谈到镇猊骥,张少宗不想在自己的谈话之中提及到此人,正当他准备沉默的时候,一声高亢激昂的怒吼之声,震荡了整片罗浮宫上空。

张少宗微微一怔,“元戈旦醒了。”

裁月云和懿兰都看了一眼张少宗,若有所思,道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能怎么办,藏起来不见他。”张少宗很是无耻的道: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管他打雷还是下雨,与我无关。”

裁月云和懿兰、林慧雅三人都轻叹了一口气,懿兰更是暗暗道:果然是无耻到了极点。星辰小○说网○wWw.XiNGchENXs.COm

“你不怕他到你峰上找你?”裁月云问道。

“找我?”张少宗的目光左右看了看,微微泛喜,似简觉得这镂月锋上的屋子不错似的。

“你眼神如神无良的,你想怎样?”裁月云微微有些惊愕道。

“没什么,只是借你贵地呆一呆。”张少宗很不觉得脸红。

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想打我这屋子的主意,当今天下还从来没人敢睡我的屋里,谁要是敢睡我的屋子,我让他活不过明天。”裁月云气道。

“放心,我怎么会打你屋子的主意,我老婆不是有屋子里,跟她挤一挤就行了。”张少宗笑着看向了林慧雅。

林慧雅脸色泛白,恨了一眼张少宗,道:“注意你的措词,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不许你在我没恢复记忆之前占我便宜。”

懿兰见他两人又吵,倒是笑了笑,道:“你不怕你师傅交不出你人,没办法向元戈旦交待?到时候他大闹流云峰,你师傅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“放开门让元戈旦找就是了,我想元戈旦也不会大胆到在罗浮宫闹事吧,除非他真的有能够震动罗浮宫的实力,可惜现在看来他没有,而元家也没有震动罗浮宫的实力,所以元戈旦最多只是大吵大闹,不敢有造次的行为。”张少宗细细分析道。

“你把事情分析得这么清楚,难道你就不怕万一,万一元戈旦要是真的敢乱来呢?”懿兰再问。

“他不是傻子,虽然流着疯人血,但他并不是真疯。”张少宗静静的,一点也没有懅悚担心的样子。

“是啊,人家流着疯人血“你另外给他找一个屋子吧,我还没有恢复记忆,不想跟他睡同一间屋子。”林慧雅不想赶走张少宗,但是她又不想跟张少宗进展得太快,因为她还是担心害怕万一张少宗说的一切都是假的,那她岂不是什么都陪了。

裁月云苦涩的摇了摇头,道:“还真没有多余的屋子给他住,你又不是不知道,只是我们镂月峰收女弟子,现在好些弟子都还两人一间,而且还是聚集在一起的,你总不可能希望他睡在四周都是女人住的屋子包围里吧。”

“懿兰,要不,你和我睡一起,把你的屋子让给他。”林慧雅对着懿兰道。

“不行。”懿兰一口否决,道:“我虽然九十多岁了,但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,还从来没有男人睡过我的房间,睡过我的床呢。不过你倒是不一样,反正你失忆以前都跟他睡过,不如你把你的房间让出来,你和我睡一起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张少宗淡淡一笑,对着林慧雅道:“刚才我只是开玩笑的,你不用左右为难,我想万象螺的事情也问得差不多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说完,张少宗从屋里走了出去,身体几个掠移,眨眼之间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张少宗走得太快,连屋中的三个人都还没有反应,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“哎……”懿兰轻声的叹了一口气,对着林慧雅道:“多好的一个机会,你就这样的毁了不说,只怕还打击了无情的心,让他难过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林慧雅看到张少宗走了,心中很是气自己,可她现在毕竟还没有记起曾经的事,她是真不想过早的就走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承受地步。

“懿兰,你也别说了,无情的要求确实也有些不当,虽然他和慧雅是有夫妻关系,但是毕竟慧雅现在还不记得以前的事,如果这样两个人就睡在一起,慧雅肯定无法承受。”裁月云心中其实也有一丝丝酸涩,只不过她不想让自己和林慧雅的关系再僵下去,便出声替林慧雅掩说。

“他还真小气!”不说倒好,这一说林慧雅本来就气自己,却把一部分气转嫁到了张少宗的头上。

其实张少宗本就没打算要跟林慧雅住一起,他只是随口说笑,但是看到林慧雅如此忙着要跟他撇开,他心中还是有些失落和忧伤。

“元戈旦去了流云峰,若是无情回去,只怕事情会闹得无法收拾。”懿兰有些担心道:“无情在这受了刺激,他又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,回去说不定还真敢跟元戈旦打起来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。”

经懿兰这么一说“你没看到刚才他被慧雅刺激了那失落的脸色啊?”懿兰道:“我看他是真的伤心了,别人伤心或许还只是冲动,他伤心就不是冲动而是暴动,我看十有**他是要回去出一出心中的闷气了,他要是气起来,连朝迁棁和古博通都敢劈敢骂的猛人,你以为他会怕了元戈旦?”

经懿兰这么一说,裁月云和林慧雅两人都愕然起来,张少宗一旦被激怒之后的确是一个狂暴的人,而且狂暴之后,谁都挡不了。

林慧雅一怔,猛的站了起来,径直朝门外跑去。

裁月云刚想阻止,林慧雅已经没了影了,不由看了一眼懿兰,道:“想不到你对他的了解,还真深。”

懿兰微微动了下眉头,道:“你别胡说,这话要是叫慧雅听了肯定会多想。再者说了,和他相处了这么久,你难道就不了解他?”

“不说了,不说了,我们还是去流云峰上吧,万一出了事也好阻止一下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