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还想赌?

小说:极品透视学生 作者温暖如冰 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8:05
听到宁涛的话语,在场的人顿露鄙夷之色,曹红生更是冷冷一笑,反唇相讥道,“这么说,你也会鉴定了?”

要知道,一定规模的珠宝行,必须有名望的鉴定师坐镇。

后者虽然没有这些老板风光,但重要性无须置疑,毕竟公司每天都要收很多珠宝。看‘正a版%。章hb节上酷/"匠0网M-

“这些货物有明料,暗料,还有成品。都需要鉴定师将其品质,资本资料搞清楚,好方便出售,这样才能让宝石快速流通,否则,将会束缚公司的发展。”

“这都是小意思!”

宁涛无所谓的摇摇头,嗤之以鼻道,“夏董事长,夏氏珠宝也不算是小公司,不会连股份这些影响信誉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吧!”

“今天他既然来了,那无论如何都要保障夏姐的利益。”

“哼,口气不小!”

听到宁涛的话语,原本便要勃然大怒的夏红生神色一动,话到一半,猛然想到了什么,眼眸闪了闪,就探了探身子,突然一转头看着夏梦菲,道:“不如这样,梦菲,我们来赌一下如何?”星÷辰小说网÷www.xingChENxS.cOM

夏梦菲闻言秀眉挑了挑,一看对方的神色,她就明白对方没安好心,不过内心顿了顿,还是开口道,“赌什么?”

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夏家人,如果能顺利的要回股份,那自然皆大欢喜,另外新公司开业在即,她也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公司开业。

见对方果然上钩,夏红生微微一笑,咳嗽一声,就开口道,“正好公司前几天收了几个极品玉石,还未来得及找人鉴定,既然你这位朋友有鉴定的能耐,如果他能辩解出来,你开公司,堂爷爷也就放心了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场的众人神色一愣,看着夏红生一副正经的模样,旋即目光就玩味了起来。

“你让我鉴定我就鉴定啊,我是那种随便就能出手的?”

面对众人的目光,宁涛环绕一圈,冷冷一笑,没有给对方半分面子。

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夏红生压根就没打算去谈股份的事情,都是在东扯西扯。

若不是夏梦菲眼神示意,他早就压不住心中怒火,狂揍这帮老流氓了。

“呵呵,自然不会让这位小友白鉴定,不如这样,还要你能鉴定对,夏梦菲的股份我可以做主立刻给她兑换,毕竟夏家人有出息了,我们自然不会阻挡。”

似乎知道宁涛的态度,夏红生微微一笑,非但没有动怒,反倒语重心长的看着宁涛道,说出了让两者都无法拒绝的条件。

“这……”

夏梦菲见状神色一滞,一时间有些拿不定注意了。

其实对方所说的也是她的心病,珠宝这一行,鉴定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如今有名望的鉴定师早已被各大珠宝行高价挖走,短时间很难请得有影响力的。

不过宁涛曾经告诉她,自己自学成才,完全不输于一流鉴定师,让她半信半疑,但眼下毕竟牵连太大,她一时间也拿不定注意了。

“怎么?区区鉴定几个东西,对于这点基本的东西,梦菲你是不相信你这位朋友的能耐?还是对你公司的前景没有信心?”

见夏梦菲犹豫,夏红生心中冷笑,话语却带着一丝怂恿的意思。

夏红生不愧是老狐狸,一席话说的轻飘飘的,却三言两语将夏梦菲想要拒绝的话给说死了。

“我这次来,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看我们还是谈谈股份的事情比较好。”

夏梦菲深吸一口气,就开口说道,她不是不相信宁涛,而是感觉多此一举。

“梦菲,你这就是耍性子,堂爷爷只是给你把把关,毕竟这钱是从我夏家流出去的,我们也是关心你。”

抡起脸皮厚,恐怕宁涛两人加起来也不如对方,对方越是这样说,他越要坚持此事。

要知道那可是五亿啊,这是生生在他们身上割肉,放在谁身上,谁不肉疼。

已经领教了对方的无耻,宁涛算是对这类人的认知刷新了一个高度,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,大手一摆,仿佛受到了刺激,冷然一笑,提高了嗓门,“不就鉴定几块宝石吗?有必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。”

“恩?”

终于见宁涛开口,夏红生心头一喜,就连忙开口道,“这么说,这位朋友是同意了?”

“你刚才的话算数?”

“自然,我身为夏氏珠宝的董事长,一口唾沫一口钉,这点还是无需置疑的。”

“要的就是你同意!”夏红生这话说起来倒是很溜。

“那还磨磨唧唧,赶忙将要鉴定的东西拿上来吧,大家都很忙的。”

宁涛双手一摆,就不客气的道。

他也看出来,对方说三说四就是不想给,如果能一赌将这件事定下,他也省的麻烦。

毕竟夏氏珠宝也不是不入流之辈,看在夏梦菲的面上,他也不好过了。

“梦菲,那你看?”

夏红生可没忘记这场赌约的主角,对他来说,一个宁涛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是夏梦菲的意见。

再听到宁涛话语的时候,夏梦菲本想拒绝,但与前者眼神一对,到嘴边的话语又被她生生咽下了。

她自然是相信宁涛不会无故放失的,对方敢这么说,肯定有把握,深深吸一口气,夏梦菲就点头道,“我没什么意见!”

“好,进光,你让胡先生拿着昨日的三颗鸡血石来一趟……”

夏红生也是果断之人,一等对方同意,似乎生怕对方会反悔,他就立刻迫不及待起来,转头看向夏进光吩咐了几句。

后者自然没有异议,事实上,到了这一步,两者的赌约也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兴趣,一个个翘首以盼。

等待永远都是那么漫长,宁涛神色自然,靠在椅子上老神在在,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接下来事情的影响。

夏红生见状虽面无表情,实则心头冷笑,心中暗道,“一会有的你哭!”

在他看来,自然将宁涛看成不知天高地厚,要知道哪个鉴定师不是靠日积月累,才积攒的经验,一个毛头小子也敢说自己是鉴定师,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想到这里,夏红生的心情又好了起来,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懊恼的样子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