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丢人丢大了

小说:极品透视学生 作者温暖如冰 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8:05
看着眼前这穿着讲究的中年人,宁涛神色微微一动,也露出了些许惊讶。

从围观人的只言片语中,他也算是初步了解此人了。

好像此人是华夏书法协会的副会长,称得上这方面的权威专家,多次在鉴宝一类的节目上露脸,名气不小。

小伙子,我能看看这幅画吗?

宁涛打量秦润泉之时,对方已经站在了他旁边,温和一笑,征求起他意见开来。

没问题!

回过神来,宁涛倒是大大方方的将字画递给了对方。

对于不懂字画的宁涛眼中,这就是一幅画,如果再多一点东西的话,就是一幅有价值的字画,

但落在秦润泉这样专业的人士眼中,就不同了。

这已经不是一幅画那么简单了,这是国宝,这是艺术。

征得宁涛同意,秦润泉双手小心的捧着字画,仔细的观看起来。

只是越看,秦润泉的神色就越激动,眼睛也亮了起来,还忍不住赞叹自语起来。

好一幅山水田园图啊,图色鲜明,线条柔和,下笔不多不少这绝对是堪称是吴道子的巅峰之作,太难得了,绝对算是无价之宝!

这话落在一旁众人的耳中,就显得与众不同,别有味道了。星辰小说网⊙⊙WWW.XingcHEnxS.com

什么对这幅画的评价不重要,他们在意的是秦润泉口中说的吴道子的画,尤其是那句无价之宝,

这代表什么,代表谁拥有这幅画,那就显得牛逼了。

这位兄弟,你这幅画我相中了,两百万卖不卖?

一名贼头贼脑的中年人看宁涛岁数不大,干咳一声,就走了出来,笑眯眯的看着宁涛商量道!

两百万?哥们,你想什么呢!G永Z久O免!费…看d小说K1

此言一出,另外一位西装革履的大胖子立刻就站出来了,傲气的喊了声,我出八百万!

滚蛋,不懂不要瞎逼逼,没听到秦大师刚才说无价之宝吗?我出一千万!一名带着礼帽的老者也站了出来,双眼放光的看着那幅画!

在场的都不是傻子,这一幅画价值不可估量,谁不想拥有,就算不卖,等个几年,价值还要翻倍!我出一千五百万,少爷我有的是钱!

哼,要比钱吗?两千万!

三千万!

少墨迹,我是东海比邻老总,各位给个面子,五千万我要了!

比邻算什么,我出六千万!

有人买账,就有人不卖账,而在众人的抬价中,价钱一路飙升,很快就突破了八千万,看的不少人暗自咂舌!

与这些激动的喊价着不同,店铺老板一颗心哇凉哇凉的,脸色犹如吃了苍蝇般难看。

他后悔啊,要知道刚刚这幅画可是从他手中流过,是他不要,错过了机会。

但转眼间这幅画的价值就在他眼中一路拔高,很快就到了他一个难以想象的价钱。

尤其是听到不知谁喊了一个亿,差点没将老板给吓瘫了。

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,无论如何,他都要拿到手。

这可是吴道子的真迹,只要宁涛愿意,他愿意拿整个店铺去换,但他知道这不可能了,将他整个店铺卖了,顶多也就一个多亿。

与老板心境差不多的还有一人,那就是林腾飞,他是跟宁涛打赌之人,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,哪里料到反转如此之大。

他家里也算有钱,但若是说随便拿出去几个亿祸害,绝对不可能。

一个个发疯般的喊价,仿佛敲鼓子一般,道道击在了他的心头。

一想到自己还有赌约,他肠子都要悔青了。

有专业人士鉴定,对方这画是真迹已经确认无疑了,但要是让他堂堂京城林家少爷从这里爬出去,那画面想象都让人不寒而栗。

不想履行诺言,林腾飞眼珠子急转,开始思考对策。

眼看宁涛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被人围着,林腾飞心神顿了顿,见没人关注他,就打算三十六计,开溜了。

林先生,你要去哪里?

就在林腾飞退后两步,转身要离开时,被人一把抓住了。



林腾飞头皮一麻,转过头来,看到是店老板,神色一僵,就不自然的道,方老板,我

林先生,要走可以,这钱?

店铺老板伸手晃了晃那张字据,就勉强笑道,

其实店铺老板才不愿意拦林腾飞呢,不过刚刚在众目睽睽下,他亲自做了担保,这要是人走,那这二十万就要他来出了!

什么钱?

林腾飞装傻充愣,现在对他来说,赶快离开才是最要紧的,哪里还有空扯这个,心中早将对方给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哎,林先生,你要是这样我就要让人来评评理了!

店铺老板也是一脸郁闷,要知道这样,他当个屁的见证人,当即就要喊人。

别别喊,我出,我出

看到店铺老板要喊,林腾飞吓了一跳,再面对要钱还是要脸的问题上,他选择了后者。

而在人堆里,宁涛一张脸都黑了下来,看着眼前这群一个比一个叫嚣厉害的人,心中腻歪。

他选择在这里将夹层拿出来,也是想让店铺老板帮忙看一下这幅画,哪里料到有这个阵势。

好了!

最终,秦润泉将画卷教给宁涛,眉头皱了皱,就喊了一句!

这幅画属这位小伙子所有,人家都没说卖,你们在这里乱什么,再者这是国宝,岂是能用价钱衡量的,要上交国家的,私自贩卖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!

不得不说,秦润泉在这里还是很有威望的,此言一出,一个个都闭嘴不敢言语了!

众人闻言这才明白过来,对方好像从一开始就没说卖,再者一听到那句法律制裁,都默不作声了。

小伙子,这幅画你卖吗?

面对这强大的利益,肯定有人安奈不住,忍不住看着宁涛,问了句。

不卖。

宁涛很果断,几乎想都没想,就开口说道。

开玩笑,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适合当做寿礼的,他又不缺钱。

一干人闻言不禁有些垂头丧气。

对方都这样说了,他们再不甘心,也只能作罢。

年轻人,我是秦润泉,有个小小的要求,不知道冒昧与否。

见已经有人离开,秦润泉将视线收回,就略难为情的看着宁涛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