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0章 别拦我,让我死

小说:极品透视学生 作者温暖如冰 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8:05
武墓阴沉着脸,终于收回了手,但目光如鹰隼一般,紧紧盯着宁涛。

他在考虑,是否真要杀了他。

武胜则面露忧虑,不知该如何是好,现在的宁涛,就仿佛成了一烫手山芋。

而花玲珑三女见状,脸色稍缓,但心中还是有着忧虑,毕竟生死根本不受控制。

宁涛见状,得意一笑,他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,又岂会毫无准备前来。

虽然其中有夸大的成分,但不可否认,很大一部分是真实,有可能发生的。

不待他们暴怒,他又自言自语的道:我记得我好像还有一个侍女,是炼神修为,若是灭一个家族,应该很简单。

话音一落,武墓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,这件事他略微知情,武胜曾提起过。

当然他还与那位交过手,勉强是一位炼神,因为那她大意,还有残破法器的偷袭,这才侥幸逃走,但也受了重伤。

武墓犹豫片刻,冷笑道:你这是在威胁我,难道你认为那些人就能摧毁我武家,还是说你忘了有鸿蒙在。

宁涛闻言,冷冷一笑,讽刺道:我若真的死在这,所有的证据必会指向你武家,介时他们要报仇,鸿蒙会阻拦么?

而且,您不要小瞧了一个人的怒火,当他理智被暴怒吞噬时,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,您这么精明,应该不会算不清。

虽然你武家在华夏地位不低,但我的身份也不一般,结果已经注定。

就像你说的,他们有理有据!

有理有据有理有据!

这句话回荡在武墓的耳中,脸上瞬间难看到了极点,这个字眼才是最关键的,决定他武家的生死,也是彻底打了他脸。

正如他所说,人家有理有据要报仇,即便是鸿蒙也没有理由去阻拦,因为人家合情合理,没有违反规定。

哪怕武家能证明不是他们杀的,在一些人的暴怒之下,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,就像那位炼神高手,一旦暴怒!

就算违反了规矩,但那时,他们武家还存在于世间么?星辰℃小说网℃Www.xingChEnxs.Com

现如今那一百九十九位族人,全部被人家所知晓,若要动手,岂不简单很多。

唯一让他没想到的,是他们武家的火种,改名换姓,居然还是被说了出来。看◎正%版章节S上Wd酷!o匠%S网+

就在这时,宁涛又幽幽道:我记得,你们武家还有什么武联集团,不得不说,两类制方法不错,难怪武家会留存至今。

但以我赌石皇者身份,菲菲珠宝幕后老板,还有京华的四大家族等一起出手,你觉得,武联能支持多长时间?

修士是不能干扰俗事,但商业之间的厮杀,火拼,跟鸿蒙八竿子打不着吧!

即便是国家,也没理由管,毕竟商业之道,优胜劣汰,有能力者居先。

听到这,武墓身躯有些摇晃,内心所保存的最后一丝侥幸,瞬间支离破碎。

武胜的脸上一片苍白,毫无血色,若真要这么做,那绝对是彻底灭族的节奏。

成为修士的武家族人,会被宁涛一方修士之间的报仇所杀,甚至全灭。

而受到鸿蒙所保护的普通人,也会被以菲菲珠宝为首的大财团商业巨鳄联手吞并,那结果,定然是覆灭。

他们武家改革内部,分化出的两类人,竟没一方能逃脱,都会遭到覆灭。

宁涛见状,继续添油加醋道:还有一些我就不多说了,免得吓死你们,不是我低调,而是怕你们心脏承受不了。

唉,身份多得我都数不清,炼神强者好像也不是一位,无敌真是寂寞呀。

说话间,气势陡然一变,就好似变成了无敌世间的仙人,对什么都不惧怕。

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。

三女闻言面色古怪,暗自腹诽,有一大半他们都没听懂,不知宁涛在搞什么?

武墓二人听闻此言,虽然觉得有些夸大其词,但绝对不敢去赌,因为这是一个百年家族,近二百条性命。

现在二人的心中,早就没了杀他的心思,这就是一煞星,身份真的很惊人。

他武墓当年也是天才,纵横世间,见识过不少天骄人物,哪怕到了晚年,眼光依旧毒辣,而这个宁涛,着实太惊艳。

教廷身份,军队身份,修士身份,大财团创始人,各大人脉,炼神修为的侍女,试问这世间的天骄,有谁敢比拟。

当然,也是他武家势弱,地位不高,随便八大门派之一,都能覆灭他们。

所以他不甘心,发愤图强,想要有一天突破炼神,增强实力,壮大他武家。

但结果,他失败了,根基受损,永生再无法踏入炼神,他本已心灰意冷,但没想到族内出现了武胜,一个麒麟子。

比之他当年的天赋,还要更高,对于他可望不可及的炼神,武胜绝对有望。

所以,武胜就是他的全部心血,更灌输了他的希望,绝对不允许出现意外。

宁涛的一番话,让他消散杀机,他可以去死,但武胜决不能死,武家的一百九十九位族人,根基,更不能毁。

这个小杂碎,倒成了一个烫手山芋。

就在他皱眉思考时,耳边竟传来一道古怪的声音,好似是那个小杂碎,宁涛。

唉,无敌就是寂寞,试问有谁能一战,我当纵横九天,穿梭九幽,世间我已无敌,不如去地狱看看,见识一下罗刹女。

沧浪!

一声剑鸣,宁涛竟抽出草雉剑,在几人的瞳孔中,他竟然要朝脖颈抹去。

他这是要自杀!

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冒出这个念头,眼珠子恨不得要瞪出来,吓了一大跳。

这家伙是脑子冒烟,被门缝夹了,被黑驴踢了,还是受刺激了疯了吧。

就在这时,武胜瞪大了瞳孔,失声吼道:老祖,绝不能让他死!

话还未说完,一道枯瘦身影,就如利箭般而动,速度快若破空,瞬息而至。

铛!

一声轻响,锋利无比的草雉剑竟被握住,一道枯瘦苍老的手掌,爆发奇特金光,死死的不让草雉剑靠近一点。

佟雅倩三女娇躯一瘫,差点没昏倒,刚才着实吓个半死,感觉世界都完了!

宁涛动作受阻,没办法自杀,但他却还不乐意,一脸的桀骜,怒声道:

我自杀,跟你有什么关系?赶紧松手,老子要去找罗刹女聊天。哦,对了,顺便看看恶魔是不是女的松手!

武墓听闻,脸色黑成锅底,他倒是想松手,但若是宁涛真死了,那他们武家一百九十九条族人,全部都要陪葬。

也就是说,他们非但不能杀宁涛,还要好好保护他,决不能让他出现意外。

赶紧松手,让我死,老子要去泡恶魔!

武墓脸上的肌肉抽动,暗自怒骂不已,但嘴上却抽搐的笑道:小友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呐。

万一,恶魔是男的的呢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