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0章 他年我若为天帝,报于净土一世开 谢惨了遭大哥

小说:极品透视学生 作者温暖如冰 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8:05
很快,这边大战入尾声。

七绝门,赤焰宗扶持的傀儡惨败,宁涛下令收编他们,但条件苛刻,如果心术不正的人,他绝不要。

“吼吼吼……!”

而另一边,战得如火如荼。

他们是阴鬼门,西门家族扶植的傀儡,实力绝对很强悍,不过,能看出巨猿门还是有实力和他们抗衡的。

三角域第一势力,岂是浪得虚名?

宁涛想了想,就欲去帮他们,但这时,莫老,周老,竟齐齐抓住了他。

“小子,想好你的决定!”

宁涛皱了皱眉,看着二老郑重的脸色,心中似乎若有所思,沉声道:“二老有话直说吧,小子洗耳恭听。”

话一出,二老对视了一眼。

周老一咬牙,抢先道:“很简单,让他们打个两败俱伤,咱们收拾残局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这个时候不是论仁慈的时候,想要一统三角域,需要用手段,巨猿门存在已久,底蕴雄厚,更有一位仙人坐镇,你觉得他会臣服于你?”

“那不现实,所以你想一统三角域,和巨猿门之间势必会有一战,眼下无论他们哪一方获胜,到最后都必将重伤,咱们再出手,定能一统。”

周老一脸严肃道。

听到这,宁涛的脸色变了变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周老。

“小子,当权者,还需心狠手辣,仁慈是一项致命的缺陷,尤其是在这时。我和周衡是过来人,知道这其中的利害,所以才不想让你走弯路。”

“我知道,这手段不光明,甚至背信弃义,但这个恶人,我二人愿扛。”

莫老郑重的摆了摆手。

下一秒,除煅仙堂外的九位堂主,都陷入了一种犹豫,挣扎中。

最后居然齐齐单膝下跪,恭敬道:“门主,还望一统三角域。”

“我们的子民,已经承受不起战火的摧残了,结束这一切吧,我们不偷袭,也不帮忙,看着就好,哪怕让我等背上千古骂名,也在所不辞。”

“请门主……静观其变!”

数万道铿锵有力的声音乞求道。

见此状,宁涛脸色阴沉如水,一双冰冷的眸子扫视着众人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幕?

宗门上下,除了他,居然全部达成一致,看着自己的盟友浴血奋战,拼命厮杀,而他们却要静观其变。

等他们消耗,打光,他们再渔翁得利,对盟友出手,甚至拿下它。

宁涛能做到么?

是,这个选择有道理,也是想要一统三角域,最快,最直接的办法,但宁涛能过心中那个坎吗?

对袁小小,大头他们下手?不臣服,就是死路一条?

他……做不到!!

宁涛看着跪在地上的门人,还有脸色变幻,却始终沉默的程子甘,程子苦,董双桥等人,身为巨猿门推荐来的好友,此刻却支持对他们下手。

宁涛明白,他们累了,也不忍再看下去,一生的心愿就是能够一统。

而自己就是他们看好的正统族人,统治者,让自己来掌管三角域,这是最好的结果,至于在这途中发生什么,都是成功路上的难关。

除了克服,别无他法……

宁涛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你们说的,我明白。”

莫老等人刚一喜,却听见宁涛接着道:“但……我绝不会这么做。”

“什…什么?”

“小子,你糊涂啊。难道你要帮助巨猿门打赢战斗?然后等他们恢复过来?继续在这坎域,和他们来一场君子之间的公平,决一死战?”

“那是愚蠢,如果现在换做是他们,我周衡拿命保证他们会冷眼旁观。”

周老焦急的痛心道。

九大堂口也火急火燎的劝阻,如果真那样做,完全是多此一举啊。

但宁涛一摆手,淡漠道:“别人怎样我不管,但现在面临选择的是我。”

“这个问题,我无权命令你们,但我却可以命令我自己,你们不帮,我自己来,只凭心中……问心无愧。”

忽然,小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小子,这一点,我支持那几个小家伙,龟爷活得太久了,也看得太多。”

“你以真诚待他人,但他人却往往无动于衷,有时候,该狠就要狠。”星辰小说网々々WwW.xInGCHENXs.COM

“不错,这种事本帝深有体会,当初本帝就差点因此而死,那个没良心的混蛋……总之一句话,千万别死心眼,现实……往往会让你遍体鳞伤。”

一直沉默的小白咬牙道。

“门主……!”

听着耳边的声音,宁涛忽然笑了,沧桑道:“人这一生,何其短暂,普通人不足百年,修士也会陨落。”

“我并非固执,也并非图一时安心,而是如果不能团结一心,一切终将是过往云烟,但若是上下一心,齐心合力,团结一致,敢叫日月换青天!”

“他年我若为天帝,报于净土一世开!”

“哈哈……!”

“小友果然好魄力,雄心壮志,竟有如此之心得,他年你若真为帝,恐怕这世间,当真会出现一处净土。”

一出雄浑的大笑声自耳边响起。

此言一出,众人脸色齐齐一变,这是何人?居然偷听他们说话?

而夜北的眼神忽然一眯。

程子甘,程子苦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随即都皱紧了一双眉头。

“敢问前辈是?”

宁涛看了一眼厮杀正酣的战场,随即朝着一处极高的山巅看去。

“哈哈,小友来此一叙,不就知晓了么?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?”

那雄浑笑声趣味道。

听到这,一众堂主连忙劝阻,此人目前身份不明,可能是这些外来势力的后手,千万不能擅自行动。

然而宁涛淡淡一笑,空间之力包裹自己,一瞬间就消失在原地。

“小子,等等……”周老大急,就欲伸手抓向他。

但他没抓个空,反而被莫老抓住了一只手,只见其苦笑道:“看来,和老夫所想一样啊,罢了,罢了,他如果真那么干,恐怕……就不是宁涛了。”

莫老轻笑,像是如释重负,当初在鸿蒙时,他将自身性命化为最后一柄利剑,用之则死,面对无数饿狼,强敌,宁涛却咬着牙,硬是没用。

如果他当时用自己这柄剑,对付云天道人,恐怕现在也不会有自己……

周老闻言,欲言又止,最终不甘的叹了口气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

是啊,如果宁涛真这么做了,那恐怕…他也不是宁涛了……

山巅上,战场的不远处。

宁涛一个闪身,出现在了这里,而他的对面,赫然有一个正在下棋的白衣老者,一手品着烈酒,一手下着白棋,而执黑棋者,却空无一人。

像是早就在此等着他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