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8章 花匠惹你了?

小说:极品透视学生 作者温暖如冰 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8:05
“呼呼……!”

罗海急促的喘着粗气,能见到他的手都是抖的,内心如野兽般咆哮。

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

绝对绝对不能帮这个小子。

也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,他副宫主在干花匠……

而这时,两道身影也缓缓落了下来,一男一女,正是宁涛,焱妃妃。

“妃妃……娘亲!”

母女俩见面,喜极而泣,姬夫人就欲将焦急的女儿拉到自己的身边。

但宁涛身形一侧,直接挡在了焱妃妃身前,而袁木,莫老,夜北则挡在了宁涛前面,还有四道仙人的恐怖气息,牢牢的锁定着他们几人。

“该死的混蛋!”

姬夫人暗骂,咬紧一排银牙。

这时她才看清宁涛的真正面目,长相很大众,有些耐看,一袭普通的黑衣,却气势不凡,也像个一代天骄。

就在她眯着眼打量时,宁涛却一拂袖,坐在一处太师椅上淡淡道:“原来是姬夫人,幸会,既然夫人想赎回你的女儿,那我的条件你答应了么?”

“条件……?”

姬夫人一愣,皱了皱黛眉,似乎是在回忆那个不在乎的东西。

可以说,她在来之前完全没想过谈判,要么宁涛臣服,要么就死,她可是带了两个仙人级别的死士,而且若换取整个三角域,那也是值得的。

但眼下……完全超乎了所料。

见她迷茫,宁涛冷笑道:“这样吧,本门主就再说一遍,你记好了。”

“一处仙矿,十枚极品仙石,十座上等矿脉,再来两个中等吸收矿脉,还有贵宗盛产的天生灵焰,多来几朵,再随便多送些宝贝,就可以了。”

宁涛风轻云淡的道。

罗海听到这,心中吓了一跳,这小子张口真不是一般的狠啊。

话一出,姬夫人直接傻眼了。

这哪是要钱?这完全是要命啊。她赤焰宗若真给了定会停滞百年发展。

而焱妃妃一愣,忙惊叫道:“你…你怎么又多要了两座矿脉?

“这是讹人,敲诈,本小姐怎么值那么多?绝对不行,我宁愿不走了。”

听到这,姬夫人也附和大怒道:“小子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?”

“一张口就是我赤焰宗近一半的根基,你知道这是我焱家,多少年来的积累么?你一开口居然要一半?”

但宁涛淡然,随口吃着一枚鲜嫩灵果,还命令着妃妃按摩不能停。

见此状,姬夫人目欲喷火,竟咬牙道:“事已至此,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本宫给你天下门十亿灵石,还有火焱宗的领地,换回我女儿。”

“这是本宫……最后的底线!”

她自认这价格很豪阔,火焱宗的事,也就代表着不再过问,用十亿灵石换回女儿,算是对这场失败认了。

反正找麻烦的又不只是她一家,施舍他十亿,绝对能让他们感恩戴德。

但宁涛听完,并没有想象的动容,激动,反而露出了一抹灵魂深处的不屑,袁木,周老等人也是如此。

连煅仙堂一天的消耗都不够,切。

宁涛不屑道:“姬夫人,你也太小家子气了,打发要饭的呢?”

“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,要么把我想要的条件给我,要么,送客。”

“小崽子,你敢!”

姬夫人大怒,怒火一阵阵翻涌。

她都已经让步了,这混蛋居然还异想天开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

当即骂道:“本宫劝你别不知好歹,十亿灵石对于你这个新势力来说,绝对是最迫切需要的东西,你绑架妃妃,也不就是为了这个么?”

“还有,你杀了我赤焰宗如此多半仙,真传弟子,更毁了我们在火焱宗上注入的多年心血,这个账,本宫已经认了,你居然还敢惦记我宗基业。”

“你是真不怕死,还是头脑发热,又或者你以为本宫会受你钳制?”星¤辰小说网¤WwW.XINgcHenXS.cOm

听到这,宁涛忽然摆了摆手,冰冷道:“有一点,请夫人记清楚。”

“我想要的是矿脉,灵石对我来说无所谓,还有,你说的火焱宗,不是你找不找我的麻烦,而是我三角域人找不找你麻烦,别以为是施舍我们。”

“至于你说钳制,切,不是我求你,而是你在求我赎人,若胆敢把本门主惹怒了,我把她卖到青楼免费接客。”

罗海心中偷乐,十分痛快,看这嘴臭的婆娘等会怎么头疼吧。

焱妃妃一听,吓得魂不附体,

“放肆,你敢!”

姬夫人是彻底怒了,她堂堂赤焰宗当家人,和他谈判已是很给面子,但没想到这个混蛋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当即讥讽道:“很好,你小子有种,敢这么对妃妃和我赤焰宗,你是头一个,但也绝对是最后一个。”

“你以为就凭着你这区区微不足道的天下门,也可以和我地煞抗衡?”

“别痴心妄想了,我赤焰宗随便拉出一个人,都能碾压你。”

“而且你们得罪的可不是我一家,阴鬼门,西门,七绝门,青云府……你知不知道,你们马上就快被灭门了。”

罗海连连摇头,有宁涛这鬼小子在,恐怕灭门还真不是一件易事。

但就在这时,姬夫人注视到了他的摇头,竟勃然大怒,是她姬夫人名声不够响了?还是她的魅力下降了?

连一个卑微花匠也敢在此嘲笑她,

当即怒道:“你这该死的下人,臭花匠,一辈子的卑贱蝼蚁,垃圾,这里也有你掺合的份?还敢摇头,信不信本宫砍了你的狗头,侵猪笼。”

话一落,宁涛都愣住了。

和莫云天等人古怪的对视了一眼,嘴角抽搐,就这么静静看着。

而罗海脸色一僵,眼角的肌肉抖了抖,就欲忍着火气朝远去走去。

“狗奴隶,本宫让你走了么?你居然敢藐视本宫的威严,我要杀你全家,诛你九族,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……”

姬夫人像找到威风般怒斥。

宁涛等人愕然,在姬夫人那得意的目光中,竟佩服的竖了根大拇指。

“你知道……什么叫作死么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姬夫人得意后,好奇道。

但一道冰冷的声音,回应了她:“意思是,你知道死字怎么写么?”

姬夫人大怒,瞬间瞪着眼看过去,但这一眼,却是吓得她瞳孔一缩,美眸暴凸,脊背发凉,一张红唇仿佛能塞下一个拳头,如遭五雷轰顶。

“你…你是……罗…罗海?”

“要叫副宫主,当然,你也没机会了,别说本座欺负你,你们一起上吧,让我见识一下你要怎么杀我全家,诛我九族,侵猪笼,死活不成的……”

罗海咬牙切齿的森然道。

他本就窝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,一忍再忍,他就修个花,招谁惹谁了?

花匠是吃你家大米了?还是采你家花了?

焱妃妃此刻只感觉天旋地转。

“不…不是的,大…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,这是个误会,我是说花匠,不是说大人,妾身没这个胆啊。”

姬夫人吓得尖叫着跪下猛磕头。

一众护卫,仙人吓得通体冰凉,仿佛自己的精魄已经踏入棺材了。

一提花匠,罗海更窝火了,目眦欲裂,这个泼妇,刚想一掌拍死她,心中竟一动,一个绝妙的注意涌上头。

随即冲着宁涛狰狞道:“咱们天下门,还缺扫地,洗衣服,挑fen啥都干.的少.妇么?”

“呃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document.write ('');